第19章 她不自量力

蘇筱筱從來不相信有這么多巧合,這個連環套,一套連著一套,究竟是魏一涵誤打誤撞導致的,還是真的和韓謀成有關,那么,韓梓巖是怎么想的?他又是否知情?

韓家,似乎遠比她想象中可怕的多!

蘇筱筱一張俏臉血色盡失,面對記者不停地追問,她又不能不辯白,不然明天的頭條指不定怎么寫她!

蘇筱筱眨了眨眼睛,飛快地組織語言:“今天的事情,真的是個意外,可發生這種情況,我也很難過。”

她的話一出,一石激起千層浪,記者嘩然,韓家眾人神色不一,魏一涵是最急著除掉她的,最先沉不住氣:“什么叫意外,明明是你不聽勸阻,故意的!”

記者一聽有猛料,又紛紛將話筒遞給魏一涵,爭先恐后道:“魏小姐,韓老先生哮喘發作時,您在場親眼目擊了什么?”

魏一涵瞥了一眼蘇筱筱,紅著眼眶,又看了看身側的韓梓言,唇瓣微張,最后只委屈地搖了搖頭。

她這幅欲言又止的樣子,記者們看了更是覺得有內情了,不停地追問。

韓梓巖蹙了蹙眉,還未來得及說什么,魏一心將魏一涵拉到懷里:“筱筱應該不是故意的,雖說是已經和阿臣結婚兩年,但她事先應該不知道爺爺的身體狀況,你們不要再問了!”

魏一心表面上是在為蘇筱筱開解,實則在暗示記者,身為韓太太,嫁進韓家兩年會連老爺子身體情況都不清楚?

有記者聽到了弦外之意,鎖定韓梓臣:“韓先生,您和韓太太已經結婚兩年了,她是否真的對韓家一無所知?如果真的她是因為不知情才不小心害了韓老先生,那未免也太不孝了?”

“如果是故意的,那你們會離婚嗎?”

會離婚嗎?!

聽到最后一句話,蘇筱筱也將視線落在了他身上,這個時候,如果兩人離婚,那么無疑是把因為對韓梓臣不滿蓄意害長輩的罪名坐實了!

如果爬床是私德問題,那么故意害人可就是人品問題,甚至是觸犯了法律!

隔著層層人影,蘇筱筱迎上韓梓臣的目光,水眸晶亮,坦蕩中隱含了一絲希冀,垂在身側的手指甲掐入掌心。

良久,韓梓臣勾起唇角,語氣諷刺而玩世不恭:“我韓家的事什么時候輪到你們操心了?”

韓梓臣雖然沒有說什么過分的話,可他也同樣沒有替蘇筱筱說話,他的態度相當于既不反對,也不贊同記者的話,反倒讓人以為他是為了韓家的臉面才不愿多說。

蘇筱筱一顆心沉下去,眼中的光亮逐漸黯去。

記著繼續圍著蘇筱筱,各種尖銳刁鉆的問題不斷拋出來,可是如今的蘇筱筱已經不是兩年前的蘇筱筱了,不會任由人潑臟水!

蘇筱筱看著人群外的魏一涵,不意外的對上了魏一心如水的目光,蘇筱筱沖她淡淡一笑,而后毫不畏懼道:“爺爺出事,我也很難過,但是我可以保證我絕對沒有加害爺爺的意思,我的所作所為乃是由于魏……”

“夠了!都散了吧,不然我可不敢保證在這里的各位明天還能有工作!”

蘇筱筱的話被韓梓臣強勢打斷,不由對他怒目而視,她的丈夫竟然這么護著魏一心的妹妹,甚至毫無底線的包庇!

“韓小少爺,韓太太的話還沒說完呢……”

韓梓臣盯著說話的記者:“立刻消失在醫院!我不想說過第二遍!”

記者們面面相覷后,而后為了保住飯碗做鳥獸狀四散而去。

韓梓巖意外的看了一眼韓梓臣,視線落在垂眸不語的蘇筱筱身上,沉聲道:“我先讓人送你回去!”

蘇筱筱倏然抬眸,緊緊盯著他眼中倒映出的自己,帶出一抹自嘲的笑容:“你,也不相信我是嗎?”

韓梓臣不相信她倒也正常,可韓梓巖之于她意義不一樣,她一直以為,韓梓巖是了解她為人的,可現在……

他緘默不語的樣子,如寒冬臘月的一盆冷水,從頭澆到底,身心透涼。

呵,是她太天真了,他沒有任何權利義務去相信她,是她太不自量力,太沒有自知之明了!

“筱筱,你在這里也幫不上忙,還不如回去,哪怕回去在祠堂幫爺爺祈福也是好的,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