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阿龍,是不太早了,你看天邊的月亮都偏西移了,你送我回別墅吧。”上官云甜蜜地說。和阿龍在一起,她享受著愛情的幸福,享受著美好的時光。

“走吧,阿云。”阿龍對上官云說。

“那里走,阿龍?”阿龍拉著上官云的手剛想離開天都河邊時,突然一聲暴喝,攔住了他的去路。

“誰?”阿龍見有人攔住他和上官云,大聲地問道。

“找你阿龍報仇的。”那攔路的人指著阿龍喝道。

“找我阿龍報仇?你是誰?報上名來,我阿龍不打無名之輩。”阿龍在朦朧的月下看不清對方的臉,大聲地叫對方報上名來。

“我是李白,阿龍,你不認識嗎?”那攔路的人對阿龍自報了家門。

“李白?那個李白?你和我阿龍有什么仇?”阿龍問李白道。

”我找你身邊的這個臭女人,是她差點害死了我,我跟蹤了她這么久,今晚終于找到機會了。”李白沖著上官云吼道。

“你到底是那個李白?你跟上官云有什么仇?”阿龍不解地問李白道。

“我原來是天都公司保安,后來從天都公司走了,去虎威公司當了保安隊副隊長的那個李白。”李白對阿龍說。

“虎威公司副隊長,那個被燕子秘書打折了腿,原天都公司保安隊長的徒弟,大鬧天都公司被開除的那個李白,你沒死?還活著?”阿龍驚詫道。

“沒死,就因為你旁邊這個叫曉月的臭婆娘,差點讓我去見了閻王爺。”李白指著上官云惡狠狠地說。

“李白,你上次在虎威公司保安隊值班室企圖強*曉月,被我打了那么重的一棒子,頭上都長角了,竟然沒有死,老天爺還留著你在這個世界上,繼續作惡哪?”阿龍對李白揶揄道。

阿龍想起了上次他和曉月去虎威公司秘密調查,曉月的身份被李白發現,李白把曉月押到保安值班室圖謀不軌時,被楊美珠重重地砸了一棒子,以為被砸死了,沒想到這小子命大,竟然還活著。

“那是,阿龍,上次你那一棒子把我砸暈了,沒死。那個仇這一輩子就結下了,今晚是我報仇的機會來了,去死吧。”李白惡狠狠地邊說邊向上官云撲過來。

“李白,有本事沖我阿龍,別沖著阿云去。她不是曉月,她是上官林相總裁的女兒上官云,你眼瞎了嗎?”阿龍大聲地責問李白。

“她是上官林相的女兒上官云,阿龍,你騙鬼吧,上官林相的女兒會和你在一起?”李白問阿龍。

“上官云是我女朋友,我們在河邊一起散步有什么奇怪的?你今晚要報仇就沖我來?你還帶來了多少幫手,都把他們叫過來,你,李白不是我阿龍的對手。”阿龍沖李白吼道。

“哎哎,阿龍,你有啥本事?功夫和你那個兄弟洪金差不多,不值一提。”李白輕視阿龍道。

“呵呵,李白,你怕是沒見過我阿龍拳頭的厲害,今晚,我讓你見識見識一下。”阿龍話音剛落,疾如風的拳頭就砸在了李白的臉上。

“嗵。”一聲脆響,李白還沒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臉上就被重重地挨了一拳頭。

“哎呦,我的媽喲,阿龍你的拳頭,怎么打得這么重。痛死我了。”李白捏著流血的鼻子大聲喊痛。

”王隊長,你們快出來幫我哎,我一個人對付不了阿龍。”李白接著大聲地叫著。

“哼哼,李白,剛才還說我不值一提,怎么一下子就叫幫手哪,哈哈。你阿龍爺爺懶得理你們了。”阿龍哈哈地大笑道,然后拉起上官云的手就走。

“阿龍,你打了我的人,想走嗎?”冷不丁,王成從黑暗處跳了出來喊道。

“哎嗬,剛揍了一只哈巴狗,怎么又跳出一只狗來了。”阿龍沖王成說道。

“阿龍,你從南岳上峰寺回到天都后,我虎哥就派李白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