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這些沒用的東西,只知道在窩里橫,派你們攪個事都被人家揍了。”趙虎見王成李白大敗而歸,氣得大罵道。

“虎哥,阿龍現在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對付了,這一次他壓根兒就沒有出面,而是派他的兩個兄弟洪金和楊林出來對付我們的,他們公司的保安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一個個如狼似虎,我們帶去的打手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虎哥,現在的阿龍不是過去那個任我們欺凌,宰割的窮光蛋哪。他變成了羽翼豐滿,我們很難對付的強硬對手啦。”王成被洪金打得心有余悸地說。

“王成,吃了一次敗仗,就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了,沒用的東西。我就不相信阿龍這個窮光蛋孤兒,他能有多大的能耐,他用啞巴偷我爸的錢開公司,等于是用我趙家的錢在耍,他娘的,那窮小子耍我家的錢,還在我家門前耍威風,這窮小子我非好好治治他不可,讓他知道我趙家的雄厚勢力和強大背景,阿龍小子想和我斗,沒門。”趙虎惡狠狠地說。

“虎哥,我真不是長阿龍的志氣,滅你的威風。那窮光蛋真的是今非昔比,他那雄龍實業公司無論在氣勢和招牌勢力上,都蓋過了我們虎威公司。虎哥,你是沒有親眼所見,阿龍派出來的那個彪悍的楊林,功夫一流,絕對在我和李白之上,他手下的那幫保安,個個訓練有素,我們那里是他的對手哪。”王成哭喪著臉說。

剛才,他和李白奉趙虎之令前去攪阿龍的場,去阿龍新開張的雄龍公司搗蛋。王成心想帶著虎威公司精挑細選出來的精兵強將,去對付毫無準備的阿龍應該卓卓有如,應該不在話下。

王成和李白帶著虎威公司的打手沖進雄龍公司時,還未進門就讓楊林手下的保安攔住了。王成強闖,被楊林暴揍,王成惱羞成怒,命令李白帶人沖進開業現場見人就打,見東西就砸,豈料,洪金帶人擋住了李白。雙方一交手,王成李白那里是洪金楊林的對手。連阿龍的面都沒見著,就被打得像流水狗一樣地滾出了雄龍公司。

“王成,你這就怕了,哼哼。你敢快去糾集更多的打手,把我豢養多年的精銳統統叫出來,我帶你們親自去會會阿龍這個窮光蛋。我們不把他的雄龍公司消滅在萌芽階段,將來肯定是后患無窮。”趙虎不相信阿龍有多大的能量,拿著啞巴的那點錢就開一個公司,想和我趙虎辦手腕,還嫩了點,踩死阿龍的雄龍公司就象踩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

“虎哥,謹慎小心一點,我們現在對付阿龍不能用過去的老眼光。老辦法不行哪,他已經不是過去的阿龍了,我懷疑他身后有一股強大的勢力,不是我們能輕易動的了的勢力。”王成見過阿龍的雄龍公司,提醒趙虎對阿龍小心,不可輕敵大意。

“怕什么怕,王成,我叫你去你就去,磨磨蹭蹭干什么?被阿龍打敗了一次就聞風喪膽了,沒用的東西。”趙虎暴怒道。

“是,是,虎哥,我這就去召集所有人馬,跟著你親自去打阿龍,非把阿龍打敗不可。”王成被趙虎罵得唯唯若若道。

“快去,我就不信打不服那個窮小子,我看他還能在我的北區碼頭蹦達幾天。”趙虎怒氣未消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