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早看出來了。”常虹接道。再伸手跟蔣清泉握手,一邊說,“大哥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

蔣清泉反倒不好意思了,回道:“我原先可能跟你一樣,也是大哥的徒弟。”

“那我們更是有緣了!”常虹便用力搖了搖手臂,然后問,“你看好了這所?”

看蔣清泉沒有異議再轉向魯義說:“那大哥你就把那所留下吧。您的經濟條件不說我也知道留它沒問題,早晚需要,我尋思您閨女也該上小學了吧?”

魯義心思有些活動,但到底猶豫一下,然后調笑說:“你呀,還是不了解我,在外頭還能吹吹牛皮,回到家都是你嫂子大天——他知道。”

魯義手指向蔣清泉。他確實是顧及齊雅茹的態度,如果她不愿意來,買就沒有意義了。他已經有一個重大的秘密,不敢再擅自主張了。

蔣清泉便笑道:“我去勸嫂子,然后咱們還能在這做鄰居。我們什么時候交錢趕趟吧?”

“不急,什么時候說通了都趕趟,我還有這個權利。然后我和大哥也能常見面,即使我興許不在這了。”

情況很明白了,也沒有必要再去實地考察那兩所房子,魯義便想回去。來時哪想到這么順利,現在回去就可以湊錢了,然后直接買下,也免得多想。他是這個意思,傳達給蔣清泉。但未等蔣清泉答言,常虹先說話了:“大哥,你今天是回不去了。老王先預定了,中午他安排,他現在新樓盤呢,一會過來。然后晚上是我的,好好帶你玩一玩。大弟現在不是從前的癟三不如,也能在夜市走一走了。房子的事你們看好就行,交錢趕趟,而且怎么交合適我還有專業的意見。”

魯義猶豫了。按理是既來之則安之,與老朋友聚一聚、樂一樂也是幸事。可隊里一攤子事,也到了收尾階段,兩人都在這都托給黃賓可就不放心了。何況也沒預想這些情況,便很糾結。

蔣清泉倒還清醒,直接問道:“這交錢還有什么說法,不是一手交錢一手交樓,錢貨兩清嗎?”

常虹便答道:“我就知道咱們鄉下人想得簡單,這種辦法叫躉交。省心是省心,可是不如另一種辦法。我也給你們寫了另一種方式,貸款買樓。咱鄉下人一定會覺得多花利息不合算,所以我必須給你們算細賬。剛好咱們還要等老王,我就給你說說吧。”

他便把那張計算清楚的貸款付費方式圖表拿出來,一邊指著一再說:“你看看首付只有多少,然后以后每月才還多少,您一定想過租房吧,這十二個月的付款加起來不比房租多多少吧。然后您等待十年,孩子也上大學了,您相當于只用首付的錢就賣了一套房子。城里人都這樣算賬,但咱鄉下人嫌麻煩,這不有我嗎,我都給你掰扯明白,咱保證不吃虧。”

他再轉向魯義說:“大哥,我來城里小一年,到這售樓處多半年,腦子可開光不少。什么就說買不起樓,看看首付才多少,是咱鄉下人不會利用。當然咱鄉下人大多用不上。就看城里人精明,用這種方法倒樓就甘賺了多少。房價總是會漲的,早買早合適。所以兄弟勸你一定買一所,留著都行,已經賺錢了。然后您看首付,不耽誤您做其他買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