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我想知道當初你家公子是如何活著離開黑天域的。”喻政問道。

“如何離開黑天域的?”李峰聽到了喻政的話有些意外,按道理,當初黑天域開啟的時候,喻政也沒有出現,應該不需要問黑天域的情況啊。

“怎么,你不說嗎?”喻政看著李峰道。

“不是我不說。”李峰腦海中快速的整理一下思路,然后說道:“在黑天域開啟的時候,我沒有跟我家公子去黑天域,所以這件事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喻政問道。

“當然是真的不知道。”李峰毫不猶豫的說道,不過在說話間,李峰的目光就看向了喻政的空間戒子。

“只要你告訴我,這些極品靈石就是你的。”喻政拿出了幾十塊極品靈石交給了李峰。

“謝謝公子。”李峰大喜過望。

“現在可以說了吧?”喻政說道。

“這個……”李峰四周看了一眼,說道:“當初我家公子之所以能夠離開黑天域,是一個叫李峰的人幫的忙。”

“李峰?”喻政目光一閃。

“李峰?”張昊天眼中寒光閃爍。

“是的。”李峰點了點頭。

“這個叫李峰的,為什么幫助你家公子?”喻政問道。

“無他,就是想打聽一下消息。”李峰說道。

“什么消息?”喻政繼續問道。

“這個……”李峰目光落在了喻政的空間戒子上。

“這是一千塊極品靈石。”喻政拿出了一千塊極品靈石交到了李峰的手中。

李峰大喜,連忙將這些極品靈石收起來,然后說道:“因為我家公子給李峰提供了一張星空圖。”

“星空圖?”

“對,就是星空圖,對了,好像還有天星大陸的地圖。”李峰想了想,說道:“我家公子所在的風云派是五星勢力,和天星大陸的關系不錯,所以,有不少關于天星大陸的地圖的,而李峰不知道什么原因想要這些地圖,所以……”

“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原因了?”喻政問道。

李峰搖搖頭。

“之前你家公子來天星大陸的時候,你怎么沒有出現啊?”張昊天這個時候問道。

“因為我去了西秦域。”李峰說道。

“去了西秦域?”張昊天目光一閃,問道:“你去西秦域干什么?”

“找人。”李峰說道:“我家公子有一個朋友在西秦域,所以我們這一次去西秦域的目的就是找他的。”

“真是如此?”張昊天問道。

“是。”李峰沒有多說。

“據我所知,安曉輝對你家公子不錯啊,你知道安曉輝找你家公子干什么?”張昊天問道。

李峰搖搖頭:“我不知道。”

“不知道么?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張昊天冷冷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不知道。”李峰看了張昊天一眼,說道:“我只不過是一個侍者,能夠知道這么多已經是極限了。”

“是嗎?”張昊天不可置否。

“如果沒有其他的事的話,我就告辭了。”李峰不敢和張昊天他們多呆,雖然他不知道喻政和張昊天為什么問這些話,但他明白喻政和張昊天是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問這些話的,他們之所以這么問,肯定是有原因的。

喻政和張昊天揮揮手。

李峰見了連忙離開。

另一邊,安曉輝親切的接待著元緣博。

“元緣博啊,你先看看這個。”安曉輝將一份資料交給了元緣博。

“好。”元緣博有些疑惑,不明白安曉輝這是什么意思,但他沒有拒絕。

很快,元緣博看完了資料。

“元緣博,你怎么看?”安曉輝問道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