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我有事啊?”我問道。

“嗯,有點。”她看起來有些為難,沒有說出口。

“什么事兒啊?”我問道,“跟我還客氣什么,有事兒就直說唄,只要我能辦到的,盡管說別客氣。”

“那個……你晚上能不能跟我回趟家?”她總算說了出來。

“不會是讓我跟你回家,給那電飯鍋當翻譯吧?”我笑道。

“哎呀討厭,當然不是啦!”祁夢春說道,“我是想讓你回家幫個忙……”

“什么忙你倒是說啊?這可不像是你的性格,扭扭捏捏的。”

“我媽老是催債一樣的催我找對象結婚,可我現在對這些沒什么興趣,但實在是架不住她那嘮叨,所以……就想你暫時去給我頂一下,反正就見一面,讓她知道我有男朋友就行了。”祁夢春說道。

“這可不行啊。”我連忙拒絕。

“為什么呀?我又不是真的讓你做我男朋友,我說了是假冒的啊。”祁夢春說道。

“那也不行,”我說道,“我告訴你原因吧,因為之前我就幫別人干過這事兒,到現在我還內疚呢,欺騙老人這種事兒,我不想再干了。”

“那為什么幫別人就可以,幫我就不行呢?”祁夢春不服道。

“你搞錯邏輯了,這不是分人的邏輯,而是先后順序的邏輯,不是因為給別人冒充就行,而給你就不行,而是先給別人冒充了后,我很后悔,所以才不想答應你。”我說道。

“就沒有回旋的余地?”祁夢春問道,“不考慮考慮?”

“真的不考慮,經過羽靈那件事后,這基本上成為了我的人生原則了。”我說道。

“你確定不破個例?”

“當然,”我說道,“原則是做人的底線,怎么能隨便破例?”

“不答應是吧?”祁夢春說道,“那秦總,我就得考慮一下,你是不是現在可以兌現和我一起去度假的事情呢?”

“晚上幾點啊?”

祁夢春得意一笑,“下班你就跟我一起回去就行了。”

下班的時候,我便乖乖跟著祁夢春回了她家。

其實我是真不想做這種事,上次欺騙了羽靈的爺爺,他知道真相以后那種失望的目光,至今還經常在我的眼前浮現。

可我確實又早就答應過和祁夢春一起去度假的請求,相比之下,還是妥協了。

畢竟,這是善意的謊言嘛。

……

我跟著祁夢春在路上買了一堆禮品。

可到了她家以后,我卻發現,事情遠遠不是她跟我講的那么簡單的。

家里除了她父母之外,還有一個中年男子。

而從他見到我復雜的目光里,我立刻就能敏銳的判斷出,他和祁夢春一定有些什么。

再從她父母同樣詫異的目光里,我也立刻明白,今天這頓飯,一定是祁夢春父母給她安排相親的。

倒是那男的,很快就回過神來,笑著跟我握手,告訴我,他叫徐國華,是做餐飲生意的,已經開了好幾家連鎖的早餐店。

言下之意,其實就是炫耀,想把我比下去。

我無心跟他比,畢竟,我只是假冒的,犯不上得罪人。

可沒想到,祁夢春立刻就給他們介紹起我來了。

“這是我們秦總,前年才開始創業,現在雅政廣告每年已經有四千萬的純收入了。”

那中年男人一聽,神色微微有些失落,笑道,“秦先生厲害,年輕有為啊。”

“那必須的!”祁夢春得意的說道。

祁夢春的父母極力的在拯救這場飯局,好像生怕我和那位徐先生會迸發沖突一樣。

我倒是并不擔心,畢竟,我只是個局外人,而那位徐先生,看起來也不是那種攻擊性很強的性格。

只是,我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