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總還真的親自來找你談了”我問道。

美姨點了點頭,沒有說什么。

“你和他……是不是挺熟啊”美姨問道。

“還好。”我說道,“不過,我現在的一切,大部分都是因為他才有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他算是我的恩人了,也聽說過他以前的一些事情,不過熟就算不上了,他的很多事情,我都不是很清楚。”

“哦。”

我看了美姨一眼,笑道,“怎么你不會是打算開始了解他吧”

美姨搖搖頭,“你想哪兒去了,我其實很明白他的意思,只是……我好像……不知道怎么拒絕他……所以,我想你能不能替我跟他轉達一下我的意思。”

“不是吧”我笑道,“拒絕人這方面你不是專家么當年我可比賈總能死纏爛打多了,你不還是用各種花式的理由和借口把我拒絕了么”

美姨一愣,也笑了,“這不一樣。”

“哪里不一樣了。”我說道,“都是男人,除了他比我有錢點,年齡大一點,有什么區別么”

“我也說不上來。”美姨思索了一番,說道,“就是感覺他那個人有一種特別的氣質。”

“什么氣質說來我聽聽”我說道。

“就是……他有一種讓人無法拒絕的感覺,不知道是他的說話技巧,還是他給人的感覺,反正就是讓人有點沒有辦法拒絕他。”美姨說道。

我搖搖頭,笑道,“早知道他有這能耐,我當初就去找賈總學習了,你當初也就沒那么容易拒絕我了。”

美姨無奈的笑了一下,“秦政,別無聊了,跟你說正事兒呢,到底行不行,你去跟他說一下我的態度。”

我也笑,“你什么態度”

“這還用問么”美姨說道,“他這人吧,的確挺優秀的,可我和他不合適。”

“怎么不合適啊”我笑道,“我倒是覺得挺合適的啊,他有錢,你有美貌,現在這年頭,這兩樣總是比較搭的嘛,女明星不是大多數最后都嫁給大款了么”

“喂,你到底有完沒完”美姨有些無奈的說道,“你美姨我不是那大多數行了吧我就不喜歡大款行了吧”

“那我采訪一下,陳小姐,我是《刨根問底》欄目組的,我想問一下,你喜歡什么樣兒的”我說道。

“對不住,這個問題無可奉告。”美姨說道,“你到底能不能幫我說”

“這個真不能。”我說道,“我無法代勞。”

“為什么”美姨問道。

“我說了啊,我是個記者,又不是郵差,沒法替你傳信。”我笑道,“實在不行,您可以在我們這兒登個報,頭版頭條的宣布你的決定,題目我都給你想好了,驚!某當紅女星多次無情拒絕本市巨富求愛!”

美姨無奈的笑了,“行行行,就當我沒說過這事兒好了。”

“美姨,不是我不給你辦,主要是,這事兒它不太好說啊。”我說道,“你想想,我以什么身份去跟他談這些事兒不管怎么說,人家現在確實也是單身,有追求你的權力啊,我有什么權力干涉再說,他還是我的恩人,我怎么開口而且,最關鍵的問題是,如果你想拒絕一個人,想讓他徹底死心,最好自己當面說清楚,否則無論是暗示還是讓別人轉達,都會給他留下幻想的,這點經驗你總該有的吧。”

美姨搖了搖頭,說道,“好了,不說這些了,我再想辦法跟他說吧,你不是說有對付羅恒的辦法了么什么辦法”

“我之前讓你去查羅恒的后臺,你有沒有問到什么”

美姨嘆了一口氣,說道,“這我哪兒查的到啊,我根本都不知道怎么去查。”

“沒事兒,我已經找人去查了。”我說道,“我想,應該能查到一些東西。”

美姨問我,“查這些有用么就算查到了他的后臺,咱們也得罪不起呀。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