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諸位都是輕吸一口涼氣,人家果然有合作的資本,卻用投奔的方式,至于可以先留在界外,這倒是不錯的主意,以后可以跟界內里應外和什么的。

“一億八千萬子弟,守印大師,你確定不是一百八十號人?”

林洛需要確認一下,當然也知道人家既然敢開這個口,自然有著其自信,自己這么多此一問,倒是顯得有些突兀的感覺。

不過守印倒沒有介意,而是笑了笑道:

“這界內雖然算得上是新生的世界,但我卻驚奇的發現,界內的每一個生靈,身上的氣運,比之界外的生靈,都要強上數倍....”

他說的應該是一個普遍平均的數值,連平均數值都這般的夸張了,所以再看到林洛這種擁有可怕氣運值的家伙時,守印倒是沒有太過的驚駭。

反觀林界這位界域,中規中矩的氣運,甚至比一重天界域還要差上不少,雖說相對年輕得多的林界會有這樣的差距并不讓人奇怪,但管轄范圍下的生靈一個個氣運值這般高,這就有些嚇人了。

這正是守印壓制修為到了地球之后最驚訝的事情,在見到林洛的時候,守印似乎明白了這一切。

就像是一堆金山當中,是定然會有金之精華一般,林洛顯然便是這一切氣運集中所在,站在一旁的林界倒是顯得有陪襯的味道。

林界的身份守印自然知道,他那什么察看生靈氣運的功法,附帶一些確認別人身份的功能,所以剛才他說的是向林洛投奔,而非向林界。

“更重要的是,界外生靈到了這邊,只要表現出站在界內這一方的修士,便會得到這些氣運的加持.....”

這或許也是守印眼紅界內的一點,這哪里是一個新生的世界,簡直就是一個氣運福地啊!

“修為越低的修士,氣運加持的倍數越高,林界先生,我知道你的身份,這一切應該是你的氣運不算突出的原因所在吧?”

造福世間生靈,你是個好人,林界界域先生。

這話的潛臺詞就是這個意思,林界微微一笑,倒不介意被人發好人卡,同時心里也在驚訝不已——我什么時候做了這么好的事情?

或許連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從他擁有自己靈智的那一天開始,他便在做這件好事了!

林洛不免多看了林界一眼,這家伙,看來真是天地大道創造出來當試驗的么?或者說是試驗不好聽,可與世間界域格格不入。

異類要么是特立獨行,要么不正是在試驗著什么嗎?

守印說的沒錯,林界的氣運值相對低的原因,正是他將整個界內生靈的氣運值調高的原因,這無形中削弱了太多他己身的氣運值。

“然后,我雖然看不出林掌門的氣運值到底有多強大,卻發現,林掌門你似乎不是界內的生靈....確切的說,你不完全屬于這個新生的世界。”

守印的話剛落下,突然背后直發涼,林洛冰冷的目光盯著他,顯然他似乎道出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不過眾人似乎一點都不奇怪,原因自然是之前大家伙都見過林界用他的氣運測試機測算過林洛的氣運時,機器說的那句話。

“無法測算出來的本源....”

再有,冰蝶這個神族都出現了,當初還有那什么仙境強者都亂入一重天界內,對了,還有一個二貨亂入進來,現在應該在冥王星戰斗的樣子,不知道死了沒有。

“死了.....”

當初那個亂入界內的三重天修士,靈境強者,在一次為了快速刷戰功換取那把光劍的戰斗中,那家伙見那大道結界外浮立著無數的界外修士,于是腦一抽直接殺出去了,雖然做為亂入者只要不主動挑釁那大道結界,差不多不受那結界的影響,但那家伙殺出去之后,便再也沒有見他回來。

聽到林洛與林界突然轉移了個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