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子立在拜將臺上,臉上冷冰冰的,沒有一絲表情。洛克和其他人則在他身后,盤膝而坐,等待著摘星子,看他如何整軍。

摘星子緩緩舉起手中令旗,朗聲道:“奉酒神洛克大人令,拜我為帥。爾等昔日自由散漫,我奉命整軍,揚我圣神聯盟之軍威。自即日起,一切號令,皆出自我,令行禁止,務必遵守。違者,定斬不饒。”

本來喧鬧的場面,在摘星子一席話下,安靜了下來。異獸雖然智力不高,感應卻是很敏感的,摘星子話語中的森冷殺機,絕不是說說而已。

拜將臺后方,擺著五把椅子,洛克五人坐著。而在他們身后,則站著厄運六人。

洛克提起酒葫蘆,灌了一大口酒,滿意道:“不錯,果真是個好的將帥。不管什么樣的集體,有鐵的紀律才能成氣候。這些妖獸,實力方面,還算可以,就是這規矩差了點。”

摘星子沉默片刻,將手中令旗一豎,繼續道:“聽我命令,十人一排,繞場而行。記住,腳下使力,與大地溝通,心中放空,與自然溝通,散發出自己的氣勢。”

隨著摘星子話音落下,妖獸群動作起來,自發的十人一排,繞場而行。同時,它們的自身氣勢,也猛烈的散發出來。剛開始,各妖獸之間的氣勢,還是獨立的個體。而隨著它們奔行的速度加快,所有異獸的氣勢,竟然逐漸融合。本來谷中激蕩的白色霧氣,竟然在這沖天氣勢下,被掃蕩一空。沖天的妖氣彌漫在整個無名山谷,化成一個巨大的獸字,懸浮在摘星子頭頂。

摘星子令旗又是一揮,喝道:“獸神降臨,與兵相合,逢敵即殺,遇神殺神。”

摘星子話音方落,一股無形的殺氣又彌散開來,讓人壓力驟增。

洛克五人身子微微一震,無形護體罡氣將殺氣隔絕在外,同時也減輕了厄運六人的壓力。即使如此,他們也是臉色蒼白,無一絲血色。

“好,好,好。”洛克連說三個好字,毫不掩飾自己的欣賞之色,隨后站起身來,走到摘星子身旁,道:“摘星子,你果然沒讓我失望,擇日不如撞日,趁現在氣勢如虹,正是出征的好時機。啍,目標,華夏龍城,我們要討回自己失去的。”

摘星子沒有多言,令旗一揮,喝道:“前進。”

妖獸群挾著無邊氣勢,化作一團妖云,飛速前行,方向正是華夏龍城。

龍城地下暗堡中,諸葛長天盤膝而坐,正在行功,卻忽然感覺一陣心神不寧。沒有猶豫,他迅速掐定七星訣,卜算結果卻是大兇之相。

“長天,龍城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強敵,你和主公趕緊備戰,以防不測。這次,恐怕是一場史無前例的大戰,你們一定得盡全力。”諸葛孔明突兀的出現在暗堡中,無比嚴肅的說道。

諸葛長天不再猶豫,離開暗堡,直接來到了別墅中。

龍小云正在逗弄龍惜月,看到進來的諸葛長天,笑道:“軍師,你可好久沒和我喝酒了,怎么,終于忍不住了嗎?”

諸葛長天一臉嚴肅,道:“主公,龍城即將迎來最強的敵人,我們必須馬上開始備戰了,三大戰隊全部回歸。讓民眾迅速撤入內城,然后啟動護城大陣。”

龍小云意思到了問題嚴重性,道:“不用多說了,我把指揮權都交給你,你全權負責。”

諸葛長天沒有推辭,點點頭,走出別墅,去做準備了。

而妖獸群中,摘星子穩坐在一頭黑色妖虎背上,與坐在一頭雄獅背上的洛克,聊著天。洛克過度的熱情,讓摘星子心中隱隱有點不安。要知道,被稱作“酒神”的洛克,向來是以鐵面無情著稱的。可現在,卻對自己這么好,讓他怎能安心。俗話說“伴君如伴虎”,洛克越是客氣,他才更要謹小慎危。

急行軍大半天,終于在距離龍城五公里處,摘星子命令異獸大軍停了下來。他則默默的閉上眼睛,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