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騙你不成,二小姐親自告訴我的,我可不敢說瞎話!”

翡翠這才是信非信的點了點頭,看思音的樣子不像說謊,也許,二小姐真是這么想的也不一定。

接下來的事情,自然不用多說,來到馬廄不久,翡翠就找了一個借口重新折返回去,當即把思音所說的話告訴了鳳佳萱。

鳳佳萱坐在菱花鏡前,整個人因為心里激動,臉色變得有些蒼白。

太子妃所料果然不錯,鳳千顏真的要騎馬出去了!

袖子里的那一包藥粉,是早就準備好的,灑在人的肌膚之上,雖然不至于立刻就要了性命,可使人反應遲鈍,卻也足夠給太子妃準備的那些人可乘之機!

鳳佳萱看了看翡翠,又看向自己的手腕。

“小姐,小姐真的準備明天就動手嗎?”

“難得有這樣合適的機會,反正早晚都是做的,早點將事情辦成,這心里也早一點踏實!”

想起昨天皇上對鳳千顏的夸獎,鳳佳萱的眉頭又皺了一下。

本來,來木蘭圍場,鳳佳萱就抱著兩個目的。

一個是除掉鳳千顏,另外一個,就是有合適的機會,希望自己能夠得到一個好的姻緣。

相比之下,除掉鳳千顏要重要的多,鳳佳萱清楚,只要鳳千顏在,自己定然得不到什么好的姻緣!

這么優秀的嫡女在這里擺著,人們誰會想到右相府里頭的庶出女子,鳳千顏的光環太大了,自己只能在她的陰影之下生活!

想到這里,鳳佳萱對著翡翠說道:“明天一早,你把眼睛放亮一些,那邊帳篷里有什么動靜,你隨時跟我匯報,千萬不要耽誤了事兒!”

翡翠的頭點得像搗蒜一樣,深知這件事情對鳳佳萱來說有多么重要。

如果鳳佳萱出事,自己也逃不了干系,他們兩個人本來就是一條繩上的螞蚱,所以,幫助鳳佳萱也就是幫助了自己。

呼吸著新鮮的空氣,鳳千顏覺得心胸也寬廣了很多,上一輩子的一幕幕在眼前閃過,千顏的眼角不知不覺掉下一滴眼淚。

鳳千顏再次在心中提醒自己,不能太著急,太著急了會打亂所有的計劃,所有事情都得一步一步的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