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終于在第二天醒了過來.

艱難的睜開雙眸,見子吟正坐在病床旁做著自己的翻譯工作,心里頓時涌上一股暖流,帶著一絲酸楚,輕動身子卻引得一陣疼痛,痛得他悶哼一聲.

子吟卻突然轉過頭,看到他輕蹙眉頭,立即從椅子上站起身蹲在病床前,一臉焦急的問:凌晨,你醒來了,覺得怎么樣,是不是很痛,我立即給你叫醫生.

說著幾步跑到門口大聲的叫:醫生,醫生,他醒了!

醫生很快的來到病房,替他檢查了一番,凌繼強也在這里趕來醫院,見到凌晨已經醒過來,心里算是放下了一塊石頭,卻又擔心另一個問題:

醫生,我兒子腦部的淤血有沒有散,他會不會失憶?

聽他這樣一說,子吟也擔心的看著凌晨,剛才見他醒來實在太喜悅,忘了他可能失憶的事,她小心翼翼的用手指著自己,問:凌晨,你還認識我嗎?

凌晨慢慢牽動嘴唇,輕聲的叫了聲:子吟!

又看向凌繼強,叫了一聲爸.眾人總算松了一口氣.

醫生告訴他們,凌晨腦子里的淤血雖然還存在,但是慢慢就會消散的,只要好好調養,很快就會好起來.

小晨,你醒了就好,你媽媽昨晚一夜都沒睡,直到天亮才疲憊的睡去,想吃點什么嗎?凌繼強一臉慈祥的坐在床邊,眉間眼角都滿是憔悴和疲憊,凌晨知道,他一定也是一晚沒睡,一股執意瞬間涌上心頭,眼眶也跟著濕潤,輕聲的說:爸,我不餓,你先回家休息吧,我現在沒事了.

是的叔叔,您先回家睡一覺,再和阿姨一起來醫院,我在這里陪著凌晨就行了,有事我會叫護士和醫生幫忙的.

子吟關心的說.

好吧,我還得回警局,晚些時候我再來看你.子吟辛苦你了.

凌繼強很快的離開了醫院.

子吟在醫院陪了凌晨一天,中午的時候洛陽買著水果去了醫院,他沒有給子吟打電話,是以探病的身份去了醫院.

當時子吟正站在走廊里,看到洛陽的出現她驚愕的睜大了雙眼,幾步走上前,有些擔心的問:洛陽,你怎么來了?

洛陽嘴角噙著一抹溫和的笑,溫和的說:我來看看凌晨,你怎么在這里?

子吟顧不得他的問題,只是擔心他這時出現會讓凌晨心情低落,或是情緒激動,對他傷勢不利,秀眉輕輕皺了起來,猶豫著說:洛陽,你先別進去好不好,我怕凌晨看到你會受到刺激,過兩天等他傷勢好些了再來看他行嗎?

洛陽嘴角的笑意散了去,心頓時往下沉,心頭一陣涼意,眼底帶著幾分受傷:子吟,你那么怕凌晨知道我們的關系嗎,難道你還要為了他離開我嗎?

子吟一窒,急急的搖頭,抓著他的手說:不是的,洛陽,我是想等他傷勢好些了再告訴他,真的,你要相信我,從你上次說分手以后我就知道了我愛的是你,但是我現在也不想讓傷害凌晨

子吟!身后傳來蔣萍的聲音,子吟猛然轉過身,一臉尷尬的看著她站在病房門口,再回頭看了看洛陽,不知該說什么時,聽見她溫和的聲音響起:

子吟,怎么不讓洛陽進來?

子吟在心里重重嘆了一口氣,張了張嘴答應了一聲,和洛陽一起走進病房.

凌晨看到洛陽的現出眼底閃過一絲嫉妒和受傷,但很快的對他微微一笑.

凌晨,感覺怎樣,聽子吟說你醒過來了,我來看看你.

洛陽嘴角掛著一抹友善的笑,走到病床旁,語氣真誠的問.

子吟只是站在一旁,臉上有些不自然,心里還緊張著,雖然凌晨微笑了,可是她還是有些內疚的.

沒什么,醫生說調養調養就好了,謝謝你來看我,子吟在這里陪了我一上午,她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